跳转英文原址

利维坦按:还记得乔治·克鲁尼主演的电影《以眼杀人》吗?如何获得绝地武士超能力,通过意念去战胜敌人?CIA这次又有招了……除了执着于迷幻药剂的军事作用,他们还对超能力有着严肃而充沛的热情。



实际上,上世纪30年代,杜克大学的心理学家约瑟夫·班克斯·莱茵(Joseph Banks Rhine)曾用齐纳牌(共25张,牌上分别印有5种符号:星、圆、方、三条波浪线和十字)来进行超感官知觉实验,受试者被要求猜测工作人员从牌组中抽出的那张牌花色,大部分受试者的准确率徘徊在20%左右的正常水平——除了一名名为亚当·林茨迈耶(Adam Linzmayer)的本科生,准确率达到了50%,且连续猜中过9次,这个概率仅为大概两百万分之一。但在随后的实验中,亚当的准确率逐渐恢复了正常值。


莱茵将这种现象(效应量随时间流逝而戏剧般下降)命名为递减效应(Decline effect)。可能的解释是,早期实验中“侥幸”获得的阳性数据开始与后期得到的“阴性”数据正负抵消。






图中男子为超感官知觉领域的研究先驱约瑟夫·班克斯·莱茵Joseph Banks Rhine),原为一名植物学家,后来进入哈佛大学和杜克大学研究超感官知觉,并于1934年出书《超感官知觉》(Extra-Sensory Perception)。


长期以来,通灵及超自然现象都处于经典学科和现代学术界的边缘地带。超感官知觉(译者注:英文ESP,extra sensory perception),透视,心灵遥感(或称念力)以及灵魂移位等现象,虽在从古至今的种种文化中都被广泛提及,却依然处于人们所认可的主流信仰体系的末端。因这种轻视情况普遍存在,超自然现象的实践者总是很难证实自己的超能力。


1995年,CIA(美国中央情报局)解封了一项绝密计划,这一状况才有所改变。该计划的目的是为了训练人的“遥视”能力,他们声称这种能力可以使人预见远处正在发生的事以及未来事件。


长达74页的星门计划解密报告封面。


虽然像科幻小说一样引人浮想联翩,但“遥视”却在严格的科学条件下被加以测试及利用,以获取有关间谍活动、反恐斗争、国外秘密军事基地和隐藏导弹的信息数据。这无疑认可了人类与生俱来所具有的超自然潜能,他们意欲将这些特殊能力用于具有重要意义的情报搜集中。


首次测试在SRI(斯坦福大学研究所)中进行。此研究所曾深入展开过大量有关人类超时空思维能力的实验调查。20多年来,CIA及美国其他政府机构都在大力支持SRI的调查研究。


罗素·塔尔格(Russell Targ)、哈尔·普索夫(Hal Puthoff)和英葛·斯文尼(Ingo Swann)是这一项绝密计划的发起人。他们的任务便是学习超自然能力,并在冷战中用其收集有关前苏联的信息。通过多年的经验他们发现,人能迅速学会遥视,且能不断运用这项技能去直接感知这个世界 —— 无论是现在的还是将来的 —— 将其容纳体现于纳入到自己的生活中。


美国著名记者、著名作家吉姆·马尔斯(Jim Marrs)也参与了星门计划。星门档案被解密之后,他撰书《Alien Agenda: Investigating the Extraterrestrial Presence Among Us》,中文版名为《外星人已潜伏地球5000年》,是至今为止关于外星人销量最高的书籍。


他们就是“超心理间谍”的原型,该名称源于对超自然现象有过详尽研究的吉姆·马尔斯(Jim Marrs)。这一计划取得了令人瞩目的结果。例如,遥视获取到了关于苏联秘密基地的详细情况、红色旅(译者注:Red Brigade,意大利著名极端组织)在意大利所持劫持的人质下落、以色列人质危机中受害人的所在位置、第一次海湾战争中飞毛腿导弹的定位,甚至是即将发生在纽约双子塔的袭击活动!(一个私人承包商作出了这一预见,而直到事件发生后,人们对其人其辞都置若罔闻)。最终,这一计划就被称作“星门实践”(Operation Stargate)。


著名新闻播报员特德·科佩尔(Ted Koppel)曾在美国广播公司《晚间热线》节目中提及此事。


1995年,媒体在计划解密的初期争相报道(如特德·科佩尔在美国广播公司“晚间热线”中提及此事,《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均做出了报道)也揭露了一些出人意料的细节。当时浮出水面的人物有最初掌舵该计划的英葛·斯文尼、哈尔·普索夫、帕特·普莱斯、罗素·塔尔格博士、约瑟夫·麦克蒙尼格尔(Joseph McMoneagle)等等,这个有趣团队的成员都是德高望重的高级军事人员、先锋科学家和学术名人。在美国广播公司“晚间热线”的报道中,作为测试人之一的麦克蒙尼格尔恰恰是被特德·科佩送去做实验的。他出色地证明了这一体系的真实性。


一个名为尤里·盖勒(Uri Geller)的受试者(实际上他是以色列的一名魔术师)被要求画出隔壁房间工作人员所画的内容,而所有的线索只有一个单词“一串(bunch)”,而受试者所画的一串24颗葡萄,与工作人员所画的完全一致。而这位受试者后被证实为以色列魔术师,擅长用魔术技巧模拟超感官知觉。


遥视者们将以被观察者所处的位置、给定的地理坐标或其他目标界限作为基准 —— 他们将其称为“址点”(address),根据这些基准“址点”,遥视者通常可以感受和描述某个隐藏物、某一远程自然物体或人工建筑物。遥视者所描述目标物的形状、样式和颜色远比目标物的名字、功能及其他一些解析性信息更为准确可靠。除了生动的视觉形象,他们还能形容出一些相关感觉,声音,气味甚至是电场或磁场。在这些双盲实验中,实验者的测试结果有时会达到计划预定的精确度,而系列实验中的可信度则高达80%。


俄罗斯著名灵性治疗师朱娜·达维塔什维利(Djuna Davitashvili,左),于2015年6月逝世。


1984年,塔尔格组织了一组莫斯科至旧金山之间的万里遥视实验,结果喜人。实验者是俄罗斯有名的治疗师朱娜·达维塔什维利。朱娜要做的就是描述出某位在旧金山的同事隐藏的位置。她必须使自己的注意力在时间上集中于未来两小时,空间上集中于向西万里之外,只有这样才能准确说出对方的位置。这系列实验受到了俄罗斯科学院(USSR Academy of Sciences)监督与赞助。朱娜的描述分毫不差,实验也被宣布获得了圆满成功。


在1974年,罗素·塔格尔和同事哈尔·普索夫为CIA组织了一场超自然能力的演示。帕特·普莱斯(Pat Price)是一位退休的警局局长。他描述出了苏联远在西伯利亚的一处秘密武器实验室的内外情况 —— 而所有供他参考的信息只有该实验室所处位置的经纬度(换言之,帕特并未获得任何现场协助)。这一精彩绝伦的成功试验迫使美国进行了一场正式的国会调查,以弄清国家安全是否存在缺口。当然,结果是国家安全并不存在任何漏洞,而政府则继续为这项研究提供了15年的支持资助。


帕特·普莱斯(左)与哈尔·普索夫(右)于1974年的合照。


在斯坦福研究院进行的这些正规实验具有显著的统计学意义(比偶发性预期的价值要大上千倍),且已见诸世界各大最负盛名的学术期刊,例如,《自然》(译者注:Nature,美国最权威的科学杂志)、《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学会会议录》(译者注:常缩略为Proceedings of the IEEE)以及《美国科学院学报》(译者注:常缩略为PNAS)。为CIA长达20年的遥视研究工作在名为《心灵的奇迹:探索远程意识和灵性治愈》的文章中进行了概述,由塔尔格和卡特拉(Katra)合著完成。


《心灵的奇迹:探索远程意识和灵性治愈》


同远程治疗及量子力学一样,近来均有研究企图窥视这些神秘的领域,上述现象与印度哲人最古老的灵性教导不谋而合,圣哲称之“离即幻象”。我们现在所发现的潜能即被圣哲称为“神功”(译者注:Siddhis,佛教语,即超自然力),或可说是经由深切忏悔和深奥的瑜伽训练悟到的成果(译者注:此处的瑜珈指修行,是古代印度哲学派别瑜珈派作为修行的方法) ,它们在一定人群中口口相传。


若利用这一永恒现象在军事和制度上发挥作用,的确令人担忧。它正被世界各国政府用于一场世界边缘政策的博弈中,肉食者们并不知晓,在未能领会宇宙的整体本质和所有生命之间互联性的情况下,释放这种毁灭性的潜伏力量到底有多大的影响。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超心理学、超自然学和神秘学最终还是露出了些许端倪。所谓的“主流”不仅承认了人类心理能量的惊人潜力,甚至还利用其为自己争得高人一筹的“领地”。人类只需明白,自己储备有巨大的原始能量,并能加以使用,从而对整个地球范围内的人类状况产生深刻而真实的转变。





阅读公号原文

| 相关阅读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