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英文原址

利维坦按:嗯,对此有困惑的男性女性都应该仔细看看——很可能你对自身或者伴侣有着根深蒂固的认识误区。





“为什么科学家对女性性欲的认知如此迟钝?”


性解放


女性到底想要什么?连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和梅尔·吉布森这些人都备受这个问题困扰。这个问题是无数书籍、文章和博客讨论的核心话题。毫无疑问,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曾为这个问题无数次苦苦思索。尽管研究人员已经研究数十年,试图解开这个谜题,但是目前关于女性欲望是什么仍未达成统一定义,更别说完全攻克女性性欲的原理了。


不过,比起过去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过去我们对所有的女性——从饥渴难耐的女性瘾者到心无杂念的性冷淡者都一概而论。而如今,科学家愈发意识到不能只从某一次经历就完全概括女性欲望,对女性来说,不同个体之间以及每个人自身的性欲本身就有所差异,而且性欲的表现方式也千差万别。正如美国罗格斯大学教授贝弗利·惠普尔(Beverly Whipple)所指出的:“每个女人都想要体验点儿不同的东西。”


我们也开始意识到男性与女性的欲望并非是我们一直认为的那样不同。几十年来,研究人员给全社会灌输了一种“男性比女性性欲更强”的想法,并通过大量研究不断证明这一观点。但是,最近的研究结果表明,性欲在性别上的差异微乎其微,甚至根本不存在这种差异,差异取决于对性欲的定义,以及衡量性欲的标准。甚至有些研究发现恋爱中的男性和女性一样都可能成为双方当中性欲较弱的一方。


十几年来,研究人员一直认定男性比女性性欲旺盛,但最近的研究颠覆了这一观点。


“女性的性欲并不比男性弱,只不过她们的模式更加多元。”

以前关于这方面的研究一般都会询问受试者:“在最近几个月里,你产生过几次性欲?”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一般来说男性回答的次数的确会比女性的要多。但是,如果这个问题改成问受试者“当时的感觉”,也就是在性交过程中体验到的欲望强度,男性和女性的回答则没有什么差别。 “这挑战了我们心中女性通常是在性方面比较被动的刻板印象,” 洛里·布罗托(Lori Brotto)说,“这也表明在性交过程中唤起欲望的因素对男性和女性一样有效。” 洛里是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大学的妇产科教授,也是一位私人诊所的心理学家。


还有人发现,女性的欲望随着她们的生理周期时强时弱。“女性在排卵期时,性欲最强,那时她们的性动机(sexual motivation)和男性一样强,”犹他大学的心理学和性别研究学教授丽莎·戴蒙德(Lisa Diamond)说,“女性并不比男性性欲弱,只不过是模式更加多元。”


当我们从性的最终目的——生产的角度来看的话,这种说法就很有道理。弗吉尼亚大学精神病学和神经行为学系主任安妮塔·克莱顿(Anita Clayton)说:“人的生物性会驱使人去繁衍后代,也是造成性行为的一个因素。只是到了现代,繁衍后代和性行为才开始脱离联系的。”


“女性并不一定都像男性一样按顺序经历兴奋——稳定——高潮——释放几个阶段。”

在此之前,医学界普遍认为女性性欲与体内的雄性激素(睾酮)水平有关。但事实上睾酮的作用并不大,性欲旺盛和性欲障碍的女性体内的睾酮水平高低并无差异。尽管如此,女性仍继续要求注射睾酮来治疗性冷淡,医生也仍然将睾酮纳入处方——基于那些错误地将雄性睾酮水平作为女性激素正常标准的实验室结论。


许多女性尝试补充荷尔蒙来促进性欲,尽管这没有什么可信的医学根据。


其他研究表明,睾酮水平只会非常间接地影响到性欲;而比起荷尔蒙对性需求的影响,性行为反倒更像是荷尔蒙水平的诱因,而非被影响的一方。女性想到性爱的时候,体内的荷尔蒙水平会升高,同时性嫉妒(sexual jealousy)也会增强。“性欲源于荷尔蒙的想法是错误的。荷尔蒙对性欲的影响微乎其微,几乎没有。”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的副教授莎丽·范·安德斯(Sari van Anders)说。她的实验室负责这项调查。


女性在性交过程中的感觉也是难以明确分类的:女性并不一定都像男性一样按顺序经历兴奋——稳定——高潮——释放几个阶段,而是打乱顺序的。性行为本身可以激发欲望,引起兴奋,有时第一次高潮可能会引发对第二次高潮的渴望。“对女性来说,通常身体和生殖器的兴奋先于心理上的性欲出现,”戴蒙德指出,“而对男性来说,性欲先于身体的兴奋出现。”


然而,有性欲并不一定代表想和某人发生关系。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每个人的偏好各异,而且这些偏好还会随时间变化有所改变。也许某些女性时不时地或者一直都钟情于自慰,有些只需通过意淫,无需任何身体接触即可达到高潮。还有人希望与伴侣有性行为,但是是没有插入或是高潮的性行为。“当有人说非常需要一名伴侣时,事实上她们可能只是想与某个人亲密交往,或是排解无聊,或是想体验新鲜事物和新鲜的人,亦或是体验高潮,”范·安德斯说道,“我的猜测是,人的性欲取决于当时的背景、人物,所处的人生时期,两人的关系,以及可以与谁发生关系这些因素。”



而激发女性性欲的方式也多种多样。有些喜欢刺激G点,或是被伴侣吸舔脚趾。有些则喜欢主宰和支配,或只是被他人掌控……各种方式列举起来无穷无尽。“通常女性和男性一样,通过阴蒂刺激可以激发性欲,但是实验记录表明,女性对其他方式也有所反应,”惠普尔表示,“我们需要教育女性,允许她们去体验觉得舒服愉快的事情,让她们明白不必去适应单一的性欲和性快感的模式。”


这种多样性如今也在色情业中有所反映——该产业出现了相对较新的发展。尽管女性是该产业的主力军,到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色情业几乎大部分都转向了男性向。但是,在家庭录像诞生以后,之前在影院才能看到的色情电影,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可以更容易地在家里观看了。基于这个背景,女性导演开始拍摄女性向色情电影,电影中的手法通常更加温柔,故事线不会非常粗暴。同时,色情业仍在不断发展,出现了女性制作并以女性为观众群体的维多利亚吸血鬼主题的系列色情片、男同性恋题材的色情片、怪物主题色情片等等。“现在的色情片主题更加丰富,因为人们开始意识到女性也有变态的一面,”杜兰大学英语系博士后劳拉·海伦·马克思(Laura Helen Marks)说道,“女性现在也真正拿起了摄影机,开始对女性性欲做出回应。”


培养欲望


从最基本的神经学层面来讲,性欲最初产生和作用的机制仍然未知。“我们甚至不清楚欲望是什么,更别说弄清大脑的不同部分是如何共同作用产生性欲的了,”美国罗格斯大学的心理学特聘教授巴利·科米萨卢克(Barry Komisaruk)说,“还没人能展开这项逆向工程(reverse engineering)。”


之前的研究忽视了可以激发欲望的不同环境与背景


但是,性欲减弱和性冷淡的原因却很容易探明。经历过长期关系的男性和女性都会认同性欲并不是稳定不变的。研究表明,在长期关系中性欲倾向于逐渐减弱。不过女性性欲减弱得更多,可能是因为男性由于有睾丸酮作为缓冲,以此减弱了心情、压力和疲劳对自己的影响。另一方面,女性更容易觉得两人的关系失去了未知的刺激感、神秘感和冒险感,同时家庭生活——包括它带来的疲惫、焦虑、压力和忙碌——会令性欲之火逐渐熄灭。“许多女性卖力工作,”罗格斯大学纽华克分校的注册性治疗师和研究科学家南·维瑟(Nan Wise)说,“性欲的自然减弱并非病理性的,它只是反映出许多女性承受的压力过大。”


不过幸运的是,长期关系中的性欲减弱并非必然,而且也不一定是永久性减弱。性欲可以被培养出来。维瑟指出,重燃浴火有时非常简单,只需给两人的关系或日常生活增添几分新鲜感,比如说两人可以出国旅行,参加性爱派对或是学习一项新技能。维瑟还表示,“如果你和你的伴侣都是那种在生活中活力满满的人,那么两人在一起总是像跟不同的人做爱一样。如果伴侣尝试那些酷酷的新鲜事物,那么这本身就能激发性欲。”


有时性冷淡可能是源于其他的重要问题——药物、分手、失业、生育或其他产生压力的事情。但这些情况也都比较常见,通常只是暂时的。在美国和英国的大范围研究发现大约有50%的女性在一年中会经历阶段性的性欲低下,但是大多数人在解决了影响性欲的外界主要问题后,性欲也得到了恢复。


但是,研究中也有大概15%的女性因性欲低下而苦恼。她们当中的许多人出于义务才坚持房事,视性爱为家务琐事之一:一种可怕的家务。而在做爱过程中,她们会走神,想到工作生活中琐碎而又不太性感的事,或者想到伴侣对自己的判断,比如伴侣是否介意自己回应太少,担心自己的外貌,或者害怕伴侣离开自己。


尝试发明一种“女性伟哥”的结果也令人失望。


解决办法有很多,虽然并不是百分之百都一直有效。小组、个人或情侣疗法有时会有效,同时,布鲁托发现,正念冥想(mindfulness meditation)也很十分有效。她从一个治疗抑郁和焦虑的项目中得到启发,在其设置的八节课中,她和她的同事揭开神话的面纱,引导参与者去了解自己的身体,认识各种不同的身体性感区。布鲁托还发现,参与训练和未参与训练的女性在自检问卷结果、内分泌活动,以及在观看色情片时的反应方面有很大差异。她们目前正在实施一项随机的对照实验,目的是为了找出这种正念冥想中具体是哪一个正念起了作用,女性是否仅仅是因为更加了解自己的身体而更加快乐轻松。


“阿迪依只是令每个月满意的性接触次数从0.5次上升到了1次。”

目前,尽管女用伟哥(female Viagra )——阿迪依(Addyi),也就是氟立班丝氨(flibanserin),2015年8月已经取得了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的认证,但是比起药物治疗,大部分专家仍然更推荐上述正念冥想这种疗法。女用伟哥与真正的伟哥(Viagra)没有什么可比性,因为伟哥是作用于血管的(令血液流至阴茎),而阿迪依是作用于大脑的。但是正像布鲁托所说,阿迪依的原理是基于性欲的狭义定义的——只能引发由于5-羟色胺(血管收缩素)和多巴胺不平衡产生的性欲。药物临床试验结果也表明,这两种激素并不能增强女性性欲,与安慰剂相比,阿迪依只是令每个月满意的性接触次数从0.5次上升到了1次。就像范·安德斯形容的那样,“设想有一种让你每个月少打一次喷嚏的抗过敏药。”


尽管疗效不大,阿迪依却会带来眩晕、疲劳、恶心、失眠、口干、丧失意识以及严重低血压等副作用。在临床试验中,有五分之一的女性都受到了这些副作用影响。此外,服用阿迪依的人也不能饮酒。


戴蒙德建议,解决导致性欲低下的根本心理问题才是更有效的疗法。


性欲没有“正确”的程度;变化即是标准。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女性都因性欲低下而困扰。约有1%的人被认定为“无性恋”(asexual),也就是说她们对别人不产生任何性欲。有些人认为这种情况会持续一生,而有些人只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无性恋。“这只是她天性的一部分,并不是医学问题。”范·安德斯说道(关于无性恋的更多介绍参见《深入探索无性恋骄傲运动》)。


在其他案例中,如果伴侣性欲旺盛,让另一方为自己性欲低下而自责不快,也会导致困扰。“大体来说,直到与性欲旺盛的伴侣恋爱后,性欲较弱的女性才会开始在意这个问题。”克莱顿说。


戴蒙德说,男友/丈夫之所以会因为伴侣的性欲比自己弱,就敦促她寻求帮助和改变,是因为认定了男性一方的性欲强度才是“正常”的。“问题并不在于性欲低下,而是性欲强度的差异,”她说,“共同治疗夫妇二人,让双方学会通过协商得出最适合两人的性爱次数,比起责备女性,这才是更好的办法。”


如果说研究者对性欲有什么了解的话,那就是变化即是标准。无论男性还是女性,性欲的表现方式仿佛都是各式各样、无穷无尽的,而且性欲从强到弱甚至到完全没有也变化多端。对个人和情侣来说,没有方式和程度强弱的对错。“理所当然我们都应该更好地接纳性欲许许多多不同的变化。”戴蒙德呼吁,“我们都应该接受这种都多样性。”


本文节选自《性解放》系列,该系列展示了人们对性与性别观念的演变。

蕾切尔·努维尔是一名专门从事科学、旅游及冒险的自由记者。她的推特 @OliviaHowitt。




阅读公号原文

| 相关阅读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