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英文原址

利维坦按:要说心脏,现在著名的微创手术机器人的名字就叫达芬奇,其一开始的设计应用是针对心脏瓣膜手术修复的,原因也在于纪念达芬奇在医学尤其是心血管领域的突出贡献。


达芬奇当年为了研究,曾解剖过30多具尸体,按照贡布里希的话说,“他对学者的书本知识不感兴趣,跟莎士比亚一样,他大概也是‘不大懂拉丁语,希腊语更差’”,但这丝毫没有妨碍达芬奇在诸多领域的惊人发现。达芬奇曾解剖过一名100岁男子的心脏,这也是对于冠状动脉疾病已知最早的描述。他对心脏动脉瓣的研究领先了世界400多年,最核心的贡献当属他发现了心脏瓣膜开合的机理。


达芬奇绘制的人类心脏(c.1513)手稿以及局部放大图。


达芬奇绘制的心脏瓣膜。


不过话说看了达芬奇的心脏手稿,并没有觉得心脏和心形符号差别很大……很像草莓或松果啊。





水果姐凯蒂·佩里(Katy Perry)身着心形演出服,照片拍摄于2011年3月。


现代文化中,心形可算是流传时间最久、公认范围最广的符号之一。它又是如何产生的呢?与心形相近的图案可追溯到数千年前。具体说来,远在公元前3000年,很多陶器上都可见到非常明显的心形图案。


然而,这些图案代表的其实是无花果或常春藤的叶子,和人的心脏一点关系都没有。和爱心的关联就更无从说起了——至少在初期是这样。


回溯历史,你会发现,不同的文明都会使用到类似的心形符号。例如古希腊文明、克里特文明、米诺斯文明、迈锡尼文明、古罗马文明和古科林斯文明等。当然,再强调一次,这期间出现的心形符号只是各种叶子的缩影。


例如,古希腊文明中出现的葡萄叶子就近似心形,但它代表的含义是:酒神狄俄尼索斯(Dionysus)、富饶和狂欢。


常春藤叶子


在公元4世纪的以弗所古城,常春藤叶子的意象还兼具一种隐含义——妓院


由于这种植物寿命长、生命力顽强,它的图案也常出现在古希腊和古罗马早期的棺椁坟墓中。有趣的是,佛教和这些地区毫无渊源,却也会出现类似的心形符号。在佛教中,它代表菩提,一种涅槃智慧。


虽说这个时期的心形与现代的心形极为相似,但是,我们也不能肯定它们的确一脉相承。由于目前还缺少充分的直接证据予以证实,因此很遗憾,心形的起源这个问题依然是个未解之谜。


此外,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心形符号源于一种已经灭绝的植物罗盘草(silphium),它在古代是一种非常有效的避孕药品。


公元前570年到公元前510年间使用的一种古希腊银币,图案为罗盘草的种子。


那时罗盘草的买卖利润丰厚,因此,在它的产地昔兰尼(Cyrene),人们将它的图案印刻在钱币上。


这种植物除了种子的形状以外,它的种荚也与心形相像。无论这些植物的叶子和种荚是否是心形符号的雏形,人们还是倾向于认为,它们之间存在一定的联系。


众所周知,早期的阿拉伯医学家在解剖学领域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但是,到了中世纪,教会的介入使得解剖学的发展止步不前甚至濒临失传。也由于教会禁止人体解剖,很多医生除了参照早期的解剖学研究,也别无他法。


而在早期,学者们对心脏的描述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外形酷似松球,另一种如一片倒置的叶子,叶茎就相当于人的动脉分支。


《梨之恋》的手稿中,一张形似大写字母“S”的插图:一位男子正将自己的心献给他心爱的女人。


13世纪的一篇佚名法语作品《梨之恋》(Roman de la poire),讲述了一个简单的爱情故事。插图中,一名男子将自己的心交给了所爱之人,这也是目前为止最早的用心形代表真心的图画,这本书也因此为更多人所熟知。


这颗心的形状和松球类似,与同时期医学文献中的记载保持一致。而几乎在同一时期,丹麦王室成员的纹章上也出现了醒目的心形图案。



到了14世纪早期,乔托·迪·邦多纳(Giotto de Bondone)在巴多瓦阿累那教堂创作的一组壁画中(上图),也有一幅将心交给耶稣的画面。


从那以后,心形符号开始广泛传播。一开始,心形的尖儿冲上,到了15世纪左右,心形倒置过来,变成现在熟悉的样子。


同样在这个过程中,心形大头的一端也演化出越来越明显的凹陷。正如前文提到的,有一种观点认为这是在模拟植物的叶子,当然也可能是其它原因。


盾牌上象征耶稣被钉在十字架受难的五个伤口(c.1530s):除了心脏,其他身体部位的描绘都相对精细准确。


1457 年的浪漫寓言故事《痴情的心之书》(Le livre du Coeur d'amour épris)中出现的心的形状。


16世纪一幅手握心脏的手稿作品(惠康图书馆)。


无论哪一种,在那之后的数百年间,发生了诸多重要事件,也见证着心形符号逐渐普及的过程。


讽刺的是,那时的人们无法确知心脏的真实形状,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教会的出现,也同样是这些教会,在心形符号的传播上又发挥了必不可少的作用。比如在1673年,天主教修女玛加利大·玛利亚·亚拉高(Saint Margaret Mary Alacoque)描绘的“耶稣圣心”就有所体现。


荆棘环绕,同时有火焰的耶稣圣心。


虽然这颗心的周围有荆棘环绕,有时还会有火,但它的形状与现代的心形已非常接近。在那之后的数百年中,天主教会广泛使用这样的心形符号。


昔日的新西班牙总督辖区国家博物馆,位于现在的墨西哥城,其中一幅油画《巴洛克式耶稣圣心》(Sacred Heart in Baroque)的局部。


随着心形符号日渐流行,其象征心脏的涵义日趋普遍,很多艺术家和其他领域人士也纷纷使用这个图像。


路德玫瑰。


甚至宗教改革的领袖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也是如此。他设计的教会徽号“路德玫瑰”就有心形符号。而他是在1519年设计出来的,比“耶稣圣心”早150多年。


1530年,路德在一封信中阐释了这枚徽号上各个图案的涵义:


“我很愿意向你说明设计这枚徽号的初衷,以及它缘何能够代表我的神学思想。首先,黑色十字架置于红心之中,这是要提醒我们,正是因相信受难的耶稣才获得了救赎。‘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罗马书》10章10节)。十字架是黑色的,它象征死亡,它也让我们痛苦,但是,这改变不了红心的颜色,也不会摧毁其本质。也就是说,它不会扼杀生命,而会延续生命。‘义人必因信得生’(《罗马书》1章17节)。所谓信,就是相信耶稣。这颗心放在一朵白色玫瑰的中心,表明信心带来喜乐、安慰和平安。”


人们通常认为,将心形符号视为心脏的做法是从圣女玛加利大开始的,而这段话刚好反驳了这种说法。但是,她还是在心形符号的传播上起到了很大作用,将其认知范围从基督教拓展到了天主教。


法国的扑克牌红桃K,约1827年。


在“耶稣圣心”之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刚好推动了心形符号的普及。那就是15世纪晚期后,法国出现了扑克牌的四个花色,分别是红桃、方片、梅花和黑桃。


纵使宗教压力迫使医学界在此后数百年间进展缓慢,但是最终,解剖学的知识还是得到广泛传播和应用。无论是阳春白雪,还是商业营销,都可见到它的踪影,它不仅是人心的代表,也是爱情的象征。


虽然心形的起源和心脏并没关系,二者的形状也相去甚远,但它在人们心中所代表的意义早已根深蒂固,而且,这种地位在短时期内也很难被动摇。





阅读公号原文

| 相关阅读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