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英文原址

利维坦按:提到这位,估计很多人首先联想到的是他传说中的巨屌——曾有一妇人作证说有次和拉斯普京啪啪啪,由于高潮过于猛烈竟然昏厥了过去。还有更玄乎的,杀死拉斯普京的那位菲力克斯·尤苏波夫王子(传闻他也是拉斯普京的同性恋人)声称,之所以拉斯普京天赋异禀,是因为其阳具上有一颗巨大的疣。


有史料显示,拉斯普京死后的阳具被割了下来,于是有很多人声称自己拥有这位魔僧的巨屌,可谓真假莫辨。抛开这些坊间传闻不谈,拉斯普京的“成功”,当然不是靠着大屌那么简单,谁让当时的沙皇和皇后都热衷神秘主义,没事就爱招个神僧啊圣童呢。





“圣僧带走你的灵魂意志,还占为己有。你选择认定某个圣僧,也就交出了意志。完全服从,死心塌地。”


——陀斯妥耶夫斯基,《卡拉马佐夫兄弟》


“魔僧”拉斯普京(1869-1916)。


谋杀那位俄罗斯臭名昭著的“魔僧”(Mad Monk)拉斯普京(Rasputin)的故事,掺杂着事实与传言,是奇异诡谲的历史故事里少不了的题材。身为圣僧和信仰治疗师,拉斯普京身上有着诸多争议,他的死亡让俄国革命前夜的紧张态势一触即发。拉斯普京于1916年12月30日(俄国旧历12月17日)在尤苏波夫宫(Moika Palace)的地下室中被杀。那里正是沙皇唯一的外甥女伊琳娜(Irina)的丈夫——当时最富有的菲力克斯·尤苏波夫王子(Prince Felix Yussupov)位于圣彼德堡的宫殿。几天后,他残破不堪的尸体在涅瓦河中被发现。


此前的10年,拉斯普京在俄国的社会地位急剧攀升,从名不见经传的西伯利亚农民摇身一变,成了沙皇亲信里最为招摇的圣僧。拉斯普京1869年出生于波克罗夫斯科耶村(Pokrovskoye)。村庄旁的图拉河发源于乌拉尔山脉,一路向东流去,那里是欧亚大陆位于西伯利亚的交界。因不守规矩,拉斯普京与当地权贵发生了一些矛盾,似乎注定要度过平凡的一生。他娶了当地的一个女人普拉斯科维亚(Praskovya Dubrovina),养育了三个孩子——玛丽亚(Maria),德米特里(Dmitri)和瓦尔瓦尔(Varvara),在家庭农场里劳作着。


拉斯普京和他的孩子。


1892年,拉斯普京的生活发生了改变。他在一家修道院里呆了几个月,从此踏上了扬名四海之路。虽然后来被称作“魔僧”,但拉斯普京从未担任过正式的圣职。处于拉斯普京这样地位的人,往往会割断和过去生活的关系,但他却一直照看家庭,给妻子经济资助,女儿们后来还随他在圣彼得堡居住。


他的宗教狂热,加上煽动性的个人魅力,吸引了东正教神职人员和当时皇族成员的注意,之后他被引介给尼古拉斯二世(Nicholas II)和妻子亚历山德拉(Alexandra)。


亚历山德拉皇后与拉斯普京、拉斯普京的子女以及家庭教师的合照。


1906年10月,尼古拉斯二世给一位大臣写信道,“几天前,我接待了一个来自托博尔斯克区的农民,格里戈里·拉斯普京。他给我了个圣西蒙·维尔霍图里耶(St. Simon Verkhoturie)的圣像,给皇后和我的印象都很深。所以我们足足谈了一个多小时,而非短短五分钟。”


沙皇夫妇过去咨询一些特殊的精神问题,但是拉斯普京能读出他们内心的渴望,说出他们渴望听到的内容,因而能够胜任此职。他鼓励尼古拉斯二世要对自己作为沙皇更有信心,亚历山德拉还觉得这个顾问让她的焦虑得以缓解。一战以前,拉斯普京还会提供些政治意见,对大臣的任命提出建议,这让当时的俄国贵族大为失望。


拉斯普京和莫斯科东正教主教赫莫根斯(Hermogenes,中)及伊利奥多尔(Iliodor)合影。


沙皇独子阿列克谢(Alexei)的血友病,也许正是由于拉斯普京而得以缓解,因此他与沙皇夫妇的关系进一步巩固。拉斯普京所谓的治愈能力,至今仍被讨论。阿列克谢的姐姐,奥尔加女大公(Grand Duchess Olga)写道,她注意到拉斯普京跪在阿列克谢的床边为他治病,祈祷着;他让皇宫里的气氛镇定下来,这也许能帮助治疗。亚历山德拉的侍女,索菲·布克斯赫韦登女男爵(Baroness Sophie Buxhoeveden),觉得拉斯普京用的民间药方,在西伯利亚村庄里用来治疗马的内出血。


沙皇独子阿列克谢(Alexei)和亚历山德拉皇后。


拉斯普京对阿列克谢的健康痊愈,究竟有多大的影响,历史学家仍在争论。道格拉斯·史密斯(Douglas Smith)在他2016年出版的《拉斯普京:信任,权力以及罗曼诺夫王朝的衰落》中这样评价道,“拉斯普京的沉着让这个焦虑狂躁的母亲镇定下来,给她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反过来,她把信心传递给体弱多病的儿子,决意治好他的病。”拉斯普京成功治愈阿列克谢的关键因素,可能就是不让医生靠近阿列克谢。即使阿司匹林这样的药物已经被用于临床,但那时医学知识仍然匮乏。不幸的是,对于阿列克谢,被认为包治百病的阿司匹林有着当时没有认识到的副作用——稀释血液,这会加重血友病的症状。法国历史学家埃莱娜·卡雷尔·达科斯(Hélène Carrère d'Encausse)认为,当时拉斯普京坚持把医生开出的药扔到火里,而那些被丢弃的药可能就含有阿司匹林。拉斯普京认为让阿列克谢远离医生有好处,而这样的坚持似乎让阿列克谢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


被推测为拉斯普京和他的崇拜者们在其1914年生日上的合影。


尽管并没有正式加入俄国的东正教,拉斯普京在皇宫中仍以神僧自居。他自封为农民的代表,但是离开皇宫,却又有着另外一张面孔。他酗酒,与社会不同背景的女性都发生过关系,从街边的妓女到上流社会的贵妇,在公众中声名狼藉。拉斯普京似乎很享受名声在外的感觉,向人炫耀皇后为他刺绣的衣衫,还邀请朋友和随从到波克罗夫斯科耶村(拉斯普京的妻子似乎对他的不忠并不困扰,还说“他做得足够好了”)。


得益于尼古拉斯二世在1905年的特别授权,媒体并没有被压制,得以向国内外散播拉斯普京耸人听闻的轶事。拉斯普京干预沙皇统治的传言传遍整个欧洲。请愿者认为拉斯普京与宗室同处一室,他们请愿书上的收件人一栏写着,“拉斯普京,沙皇皇宫,圣彼得堡”。


一战期间,东部战线的士兵传言拉斯普汀和皇后有着不正当关系。这样的传言并没有依据,却流传甚广,人尽皆知。随着战争的推进,耸人听闻的传言迅速扩散,比如拉斯普京似乎与在德国的敌人狼狈为奸。甚至还有这种捕风捉影的传闻,说他想用“从加拿大进口的毒苹果”在圣彼得堡引发霍乱。民众心目中的拉斯普京,比起他实际的言行,有着更大的影响力。因此,无论以何种形式,民众让他不再干涉朝政的要求愈发强烈。



尤苏波夫和妻子伊琳娜公主。


谋杀拉斯普京以前,菲力克斯·尤苏波夫王子享有特权,过着漫无目的日子。尼古拉斯二世的女儿之一,奥尔加女大公(Grand Duchess Olga),批评尤苏波夫王子拒绝参军的行为。她给父亲写信道,“菲利克斯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平民”,穿着贵族的衣服,却什么也不干;在这种时候,他无所事事,给人的印象真不好。策划谋杀拉斯普京让尤苏波夫得到机会,将自己塑造成决意保护王权不受操纵的爱国者和实干家。


拉斯普京死后的尸体。


1916年,拉斯普京的尸体漂浮在涅瓦河上被发现。


对于尤苏波夫和同谋者们而言,除掉拉斯普京,会给尼古拉斯二世最后一丝恢复名声和统治威望的机会。拉斯普京走了,沙皇会听取更多来自宗室、贵族还有杜马(the Duma)的建议,减少对亚历山德拉的依赖。当时还有这样的期待,沙皇会从军事指挥总部返回,再一次在圣彼得堡占得统治地位。


谋杀拉斯普京最广为人知的一段,记载于尤苏波夫1928年出版的回忆录中。尤苏波夫称他邀请拉斯普京到自己的宫中见妻子伊丽娜(其实当时已经去世),之后送给拉斯普京掺有氰化钾的一盘蛋糕和好几杯酒。让尤苏波夫诧异的是,拉斯普京似乎对氰化钾毫无反应。尤苏波夫绝望至极,从沙皇的表亲德米特里大公(Grand Duke Dmitri)那里借来左轮手枪,打了拉斯普京好多枪,但都没能杀死他。回忆录中写道,“这魔鬼死于中毒,心脏里有颗子弹,却靠着邪恶的力量,死而复生。像恶魔一般,不肯死去,这其中肯定有可怖至极的东西。”据说,拉斯普京的遗体被发现时,肺里有水,这说明他最终死于溺水。


尤苏波夫对谋杀拉斯普京的描述,进入了大众文化的视野。这诡异的一幕被许多电影戏剧化,关乎拉斯普京,还有罗曼诺夫王朝。上世纪70年代,Boney M(注:前西德70到80年代非常成功和重要的迪斯科演唱组合之一)甚至还把拉斯普京写进了歌词:“他们在酒里下了毒药,他却越喝越来劲,口口声声说‘好!’”


实际上,杀死拉斯普京,远没有这样的戏剧化。他的女儿玛丽亚,革命后逃离俄国,成了马戏团的驯兽师,马戏团的海报上是这样宣传的——“震惊世界的俄罗斯妖僧之女”。她在1929年出版的书中谴责尤苏波夫的行径,并质疑其描述的真实性。她写道,她的父亲不喜欢甜食,根本不会吃蛋糕。尸检报告中未提到中毒或溺水,只提到他的头部被近距离射击。尤苏波夫把这场谋杀粉饰成正与邪的较量,变成卖点,博得声名。


公众对此的反应不一,这说明对拉斯普京的评价也不尽相同。贵族,正是尤苏波夫和他来自同阶层的同谋,为杀死拉斯普京弹冠相庆,还为现身公众的谋杀者称赞喝彩。农民阶层则哀悼拉斯普京之死,觉得这场谋杀就是贵族把握朝政的例证;当一个农民爬到可以影响沙皇的地位时,他就会被掌握财富的人谋杀。


拉斯普京之死,并没有让尼古拉斯二世和亚历山德拉的政权发生多大改观。对于正在兴起的布尔什维克,拉斯普京的死象征着沙皇统治的内在腐败。而这场谋杀,确切来说,是贵族不断牺牲最下层阶级的利益,试图在把控朝政。对布尔什维克而言,沙皇的统治已病入膏肓,拉斯普京正是其缩影。俄国十月革命发生之后,临时政府总理亚历山大·克伦斯基(Alexander Kerensky)甚至说,“如果没有拉斯普京,就不会有列宁。




阅读公号原文

| 相关阅读 |

关闭